推荐资讯

更不是非你儿子不嫁,这完全都要看你儿子的表现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33 浏览:
 这天他难得的回家很早,还陪着皮皮玩了很长时间,晚餐也是他亲自下厨,仲立夏还想问他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,这是回来赎罪的,等来的却是他一句,淡漠且无情的话,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都误以为自己是出现幻听了,“明泽楷,你又要闹哪出,天天不愿意回家的是你,要说忍也是我在忍你,你现在对我说,离婚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面无表情,“离婚了,你就不用忍了。”
 
    “明泽楷,你脑子有病是不是?如果你今天回来就是要和我说这些的,那么你以后都不要回来了,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有多伤人?”
 
    明泽楷抬眸一瞬不瞬的凝着她,“房子,孩子,车,存款都归你,我净身出户。”
 
 第236章 谁稀罕你老公
 
    仲立夏算是看明白,他现在是什么都不要也要和她把婚离了,“给我个理由?”
 
    “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爱情,这样的日子过的挺累的,你也累,不是吗?”
 
    在一起这么多年了,他告诉她,原来不是爱情,他把她当傻子骗啊。
 
    “好啊,拿着你需要的东西滚,永远都不要回来。”
 
    不管两个人是谁先说的气话,他一个男人也不能这样说走就走了吧。
 
    看这样子他是铁了心要和她离婚的,看着他毫不犹豫的离开,仲立夏真是气的肝都疼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吴子洋家,在常景浩和吴子洋听到明泽楷说要离婚的时候,完全都不相信,常景浩笑话他,“怎么?你又得癌症了还是怎么着?好日子没消停几天,你有皮痒痒是吧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有自己的打算,“就三个月,三个月后我再哄她和我复婚就可以了,不然我真怕她承受不了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虽然记忆不满,但明泽楷的这个做法他还是不赞成的,“你家仲立夏是你养的宠物狗啊,你想关那里就关那里,你想让她离开她就离开,等你想她回来了,她还会对你投怀送抱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解释,“我不是那个想法,我本来是想送他们母子去国外待三个月的,可她不愿意。”
 
    “让谁谁愿意啊,无缘无故的被送到国外去待着,这不明摆着你在做亏心事吗。”常景浩替仲立夏打抱不平。
 
    明泽楷也不想啊,可现在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,他想不到其他的办法,他看到她的时候都会觉得非常对不起她,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她。
 
    “那天晚上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我喝醉了,竟然醉到毫无意识你们知道吗?”
 
    常景浩和吴子洋同时摇头,异口同声,“不知道,醉到没意识,还是你想逃避责任,不想接受你做了对不起仲立夏的事情这件事。”
 
    “看吧,连你们两个都不相信我,立夏更不可能相信我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极其感叹的说了一句,“兄弟劝你,早死早超生,这婚要是真离了,想复婚可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除非你是真的不想过了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沉默好一会儿,“要不你就装失忆呗,一口咬定什么都不记得了,到时候仲立夏对你要杀要剐你都站原地别动,最重要的是认错态度要良好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一脸苦相,“我当时一着急外加心虚,就直接撂下离婚,最重要的是,她还同意了,你们说,是不是其实她早就不想和我过了。”
 
    找来两个白眼,“没出息的样。”
 
    另一边苏茉家里,常景妍和苏茉听到仲立夏的诉苦之后,已经恨不得去把明泽楷那家伙给揪出来,绑在树上打一顿了。
 
    真是过得好好的没事找事。
 
    “立夏,你说他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亏心事了?”常景妍最机灵,她只对自己的事情犯迷糊。
 
    苏茉也赞成常景妍的说法,仲立夏仔细行了行,虽然的确有个女客户一直试图拿下他,但她却还是相信明泽楷的。
 
    摇头,“不可能的,我怀疑,他是不是生病了?或者公司要破产了?总之一定不可能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苏茉说她,“你太自信了吧,万一他就做了呢,况且他还那么坚定的说要和你离婚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可能,还反过来赖上苏茉了,“你是不是对我家老公还念念不忘啊,怎么听说我们要离婚了,你好像很开心似的。”
 
    苏茉真是恨不得毒哑仲立夏,都多久以前的事情,她还记得那么清楚,既然她这么说,她也有话要说,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现在可和你说好了,等你离婚了离我们家景浩可远点儿,别想着景浩以前喜欢你,就让他去心疼你。”
 
    “真可笑,谁稀罕你老公啊,只要你别……”
 
    常景妍实在听不下去,“停停停,你们两个幼不幼稚,要是被你们老公听见了,还不得笑掉大牙,还有,那俩孩子现在是什么情况?早恋啊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和苏茉两人同时看向客厅的落地窗那边,糖糖跑的太快一个不注意被脚下的娃娃绊倒,皮皮小男子汉一样的去把糖糖扶起来,糖糖哭鼻子,比糖糖高一点儿的皮皮,弯着腰帮糖糖擦眼泪,为了哄糖糖开心,皮皮还去把那个绑倒糖糖的娃娃给打了。
 
    糖糖笑了,皮皮也跟着笑了,两个小屁孩玩的很开心。
 
    苏茉先不乐意,“等我闺女长大了,绝对不会嫁给你儿子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觉得苏茉真可笑,“我儿子只是把你女儿当妹妹好不好,你真是想太多了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无言以对的看着她们两个,好的时候就说,等以后就成了一家人,翻脸的时候就是恨不得谁也不见谁。
 
    就好像孩子的事就是她们说了算似的。
 
    “你们闹吧,我回去了,下午还约了产检。”说完,领走的时候不放心,又对仲立夏说,“你那件事情有待调查,嫂子,你晚上讨好一下我哥,他一定知道内幕。”
 
    苏茉一个傲娇小眼神,“那前提是现在得有人先讨好我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立马笑的殷勤,“那好吧,我就要你女儿一个儿媳妇,谁家姑娘我都看不上。”
 
    “我家女儿那么好,又不是嫁不出去,更不是非你儿子不嫁,这完全都要看你儿子的表现。”
 
    “对,亲家你说的都对,有待考察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明泽楷一如既往的夜不归宿,整个家里没有一丝丝的暖光,因为仲立夏带着儿子去旅行了。不管明泽楷说的离婚是真是假,两个人都有一段时间的冷静期,如果冷静一段时间觉得真的可以离,那就离好了。
 
    苏茉任务在身,晚上特意洗的香喷喷,还穿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丝绸吊带睡衣,这样子让常景浩都有些不适应。
 
    “媳妇,咱这什么情况啊?今晚有活动?”
 
    苏茉小野兽一样的从床尾爬到床头,仿若无骨的倚在常景浩的身上,葱白如玉的小手在他的胸口画圈圈,“就是有件事情想从你这里打听打听。”
 
    常景浩就知道不会平白无故的给这么好的福利待遇,“今天和立夏见面了?”
 
相关阅读